[SJ] Winter Sweet 1



很怕會發胖的一個人,為了不食言而肥,紀念子博百粉先來一po~

甜蜜日常梗持續徵求中...



紀念番外
===================

臘梅(Winter Sweet)

拉丁名:Chimonanthus praecox

花語:高尚的心靈、堅毅、剛強、高潔。

=================
用這個名字只是單純覺得很適合現在的季節







[1]




「我要見會長,讓我進去...」

『松本さん…』守著門的人緊張地欄住來勢洶洶的松本,小聲地勸阻著,『會長他們正在開會...』

 沒見過松本這樣嚇人的表情,對方有些不知所措。

 攔阻松本的人雖刻意壓低音量,但議事堂裡每個人都清楚聽到門外的吵鬧聲,平岡望向櫻井,得到應允,立刻到門外查看。
 從拉開的門縫看到被扯住的人竟是松本,櫻井顧不得被打斷的會議馬上起身來到門口。

 松本見到裡頭嚴肅的景象時氣勢便已有些弱掉,看到櫻井擔心的神情,興師問罪的的心情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
低下頭小聲的說,「...剛才爸爸打了通電話,說媽媽...受傷了,」櫻井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,松本抬起頭一臉委屈地接著說,「是...被櫻井會...你們的人傷的。」

『怎麼會?』櫻井一臉驚訝。

「他沒說得很清楚,只是說會裡的人在商店街收保護費,剛開始大家乖乖地繳錢,可是最近他們要求愈來愈多,隔壁店家的店主不願意交錢,起了衝突,媽媽希望大家和和氣氣的,便上前調解,對方不領情,推擠中受傷了。」

櫻井愈聽臉色愈難看,看了平岡一眼,平岡會意地向松本解釋。
『我們會裡不收保護費的,只怕是誤會了。』

「...但他們確實說自己是櫻井會的人...」松本皺起眉頭,不解地瞪著櫻井。



一時間難以解釋,櫻井擔心地問道,「媽媽怎麼樣,傷還好嗎?」

 松本搖了搖頭,想是接了電話便急著來找櫻井,還沒了解更多細節。
 櫻井思考了一下,把會議延了,帶著平岡和塜本急著出門,路上還打了電話請藤原醫生也趕過去。


 一行人來到松本爸媽做生意的商店街,只看到一室謀生器具凌亂地散在地上,幾個街坊鄰居圍在一起,安慰著受到驚嚇的松本媽媽。一看到走進來的人,很有默契地散了開來。

「這是藤原醫生,先讓他看看媽媽的傷。」藤原聽了立刻上前查看。

 所幸松本媽媽只是受了驚嚇,在推擠中摔了一跤有些擦傷,除此之外並無大礙。

 商店街的人看過松本幾次,知道他是店主的兒子,但看著和松本一起走進來的櫻井和平岡等人,都面露困惑,他們的穿著打扮和這個地方格格不入,等到松本爸爸幫大家介紹後,更是驚訝不已,馬上便交頭接耳議論了起來。


 隔壁攤的六道店主一臉無所畏懼,聽了介紹不由分說握起拳頭往櫻井衝去。

塜本眼明手快地站到櫻井面前,用手掌擋住對方,「客氣點,別動手動腳的。」

『你們收錢時怎麼就不見你們在客氣!』六道被攔阻住一口氣無處發洩,不自覺放大了音量吼著。

「塜本…」櫻井拍了拍跟前的人,示意他退到一旁,和言悅色地說「這應該是一場誤會...」

『誤會?難道我們的錢不是繳給了你們,食髓知味,貪得無厭地愈要愈多。』

 櫻井似乎不知該從何解釋起,松本坐在母親身旁,看著櫻井任對方咆哮,有些不捨,但他也不明白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轉頭問起父親。

「老爸,你說他們早上收不到錢,下午還要來的是嗎?」

『嗯,他們把店裡搗亂了一番,說是還會再來。』松本爸爸看著一室凌亂滿臉擔憂神色。

松本看了看櫻井,等他下指示。

「先把這裡收拾一下。」

 手下的人一聽馬上開始動手整理店面,其他攤商店主們看到松本一家竟然和黑道會長似乎頗有交情,都非常訝異,小小的店面剛才一下子擠進了許多人,為了不防礙幫忙整理的人,大家都急忙退到店外頭,但仍忍不住竊竊私語著。

 人多手腳快,三兩下松本家的店面已經恢復得乾淨整潔,櫻井讓其他人都先到商店街外面去等待,這才向松本爸爸問起事情的細節始末。


 幾個月前來了一群自稱是櫻井會的人,說這條商店街是他們的保護範圍,要每個店家都必須繳錢給他們,收保護費這事在各地方攤商間並不是稀罕的事,大家多少都碰到過。這次遇到,每個店主都想反正金額不大,為了不多生事端,都選擇繳錢了事,只是本來一個月來一次,後來半個月來一次,最近更是每個星期都來收錢,來了不僅白吃白喝,有時還會恣意搗亂,讓各個店家都不勝其擾。
 松本家隔壁巧克力專賣店的店主首先發難,他賣的巧克力走的是精緻高檔路線,一次和”櫻井會”的人起了衝突,商品全被破壞,幾天無法做生意,損失不小,第二次再起衝突便是這次,松本媽媽念著兩方都是”自己人”便出面調解,怎知對方完全不領情...


 正說著話,外頭突然傳來叫囂的聲音,走進來一群年輕人,領頭的人燙著爆炸頭,染著奇怪的螢黃色,一臉兇神惡煞,身後跟著一群混混模樣的人。

 一開始便衝著松本家的店而來,看到已經收拾整齊的攤子微微露出驚訝的神色,也看到店裡多了幾個西裝筆挺的人,但每個看起來都斯斯文文的,便也不覺得有威脅,啐了口口水在店門口,大聲喊著,「想通了沒,要就乖乖繳錢,你們叫了幫手來也沒用,我們可是東京第一大黑道組織,惹到我們,沒這麼容易了事。」

 櫻井一看到他們出現便起身往店門口走去,平岡跟在櫻井身側警戒著,雙方對峙了一會兒,櫻井的眼神冷冷地打量著他們,還沒打算說話,氣勢便已壓過了對方。

 對方猜不透櫻井的來歷,卻被那冷峻的眼神看得有點發毛,其中一個小混混拉了下剛才說話的頭頭,一手指了指平岡,小聲的說「老大,我聽說過櫻井會的人身上都有那...那個櫻花徽章,會不會他們是真的...」

 被叫老大的青年避開櫻井的視線,卻毫不客氣打量著平岡,不以為然地撇撇嘴,「我看他們就是來吃飯的上班族。」一臉挑釁地接著說,「別以為戴個破徽章就想嚇唬人,我看這也是從那邊聽來的小道消息,還知道要準備這個做足樣子,別以為我會上當。」說著往前一步揪住徽章拉起平岡的衣領。

 平岡壓著怒氣使勁握住對方的手,礙於會長沒有任何指示,不敢動作。


 櫻井自傷癒後還沒有機會好好活動筋骨,看著對方的舉動微微皺起眉頭,伸手鬆了鬆領帶,然後開始解著西裝外套鈕扣。

『會...會長...』平岡側頭看到櫻井的動作,驚嚇不小,讓自家會長在這裡動手那還得了,要是不小心傷了哪,自己回去肯定要遭殃的。


 小混混看櫻井一直在平岡身後被保護著,覺得對方只是在虛張聲勢,哪有這麼巧,櫻井會的人還能管得到這種小地方發生的雞毛蒜皮小事,說眼前的人是會長更是令人難以置信。

「想扮黑道會長先去做足功課,”我們”會長身手不凡,哪裡像你這樣弱不禁風。」


 話才剛說完店裡頭突然傳出笑聲,松本聽著他們的對話早已明白這件事確實和櫻井會無關,對方顯然只是一般小混混,冒著櫻井會的名義,嚐了一點甜頭便開始肆無忌憚地索求。



 平岡擋在櫻井身前一邊向松本投去求助的眼神,松本很快知道他的意思,帶著笑意往外頭走去,站在櫻井面前幫他重新調正了領帶,「交給他們就好,你別玩了。」邊說著邊把人往店裡頭拉。

『你聽聽他怎麼說我的!』櫻井被動地讓松本拉著走,抬手指著外頭的人,心裡仍氣憤不已。

松本將櫻井推到椅子上坐好,忍著笑順了順櫻井衣上的皺摺。「聽到了,他說你身手不凡。」

『才不是呢...他...』櫻井還想說些什麼卻看著松本在一旁已經笑得止不住彎了腰,萬分無奈中卻也不禁跟著揚起嘴角。

 外面的小混混們不明所以地看著他們,「喂,你們這演的是哪一齣,保護費交是不交!」手剛才被平岡扭了一把用力甩開,忍著痛仍不知死活的大聲要脅著。

櫻井正了正臉色,對平岡說,『帶到別的地方解決,這裡大家還要做生意呢。』

平岡應了聲「是。」站在街外不遠的塜本一行人聽聞吵鬧聲趕了過來,將氣勢突然顯弱的小混混們全拉出了商店街。






-tbc





 
评论(15)
热度(89)
© Rosa Multiflora|Powered by LOFTER